网站运营 (共找到 142篇数据)

直播带货“黑中介”割韭菜,胡杏儿背了锅

网站运营 2020-12-09
加入收藏

声明: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深燃(ID:shenrancaijing),作者:唐亚华,编辑:魏佳,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。

近日,在《演员请就位》节目里获得“年度最佳演员”的胡杏儿迎来高光时刻,但在节目之外,她意外卷入了一场直播带货风波。

“完全是割韭菜!我们赔惨了”,商家夏飞告诉深燃,他花了17.7万元参加胡杏儿直播带货首秀,原本寄予厚望,但仅换来7万多的销售额,且未达到合同约定的直播时长。事后,他联系了与他对接的“谦寻工作人员”,几轮沟通后,对方“电话不接,微信不回”。夏飞说,他知道不能指望明星带来高ROI(投资回报率),但对方的态度让他非常生气,“他们一副店大欺客的样子,做生意不能这么无情”。

深燃多方核实信息后,发现这场维权陷入了一场罗生门。和商家签订合作的这家MCN机构,不是此次胡杏儿直播带货首秀的主办方,之前与夏飞对接的工作人员,也和行业头部公司谦寻没有一丝关联。

明星方叫屈,主办方喊冤,谦寻辟谣,矛头都指向一处:这是一场中间商赚差价导致的纠纷。

某头部MCN机构工作人员告诉深燃,行业中存在大量这类“整合营销公司”,“MCN机构接到明星直播的单子后,自己没有供应链,会扩散消息招商。很多混子MCN机构,就会打着和明星合作的旗号,去对接商家,然后再找到这个MCN机构主办方,说自己是商家或品牌的委托机构,来对接合作,然后两头吃。”

“这可太常见了”,不止一位从业者表示。他们还列举了多种直播带货“黑中介”的惯用套路:有机构打着明星旗号招商,招商结果不理想,就带着已招商商家的钱消失;有机构为了赚佣金,整场直播刷单,再将刷单买来的低价商品在闲鱼上转手,赚一笔差价;还有冒牌机构打着头部MCN机构的旗号,对接平台、商家、品牌,将“狐假虎威”的故事讲到底……不止是商家,明星方、MCN机构乃至行业资深从业者,都有过被套路的经历,曲折离奇,刷新行业想象

这些不靠谱的“黑中介”,正是导致越来越多人逃离直播带货的罪魁祸首之一。

直播间

谁在割韭菜?

“心都凉了,我们可是真金白银要养工人”,商家玖钻珠宝合伙人夏飞对深燃诉苦。对于一家中小商家而言,能“豪掷”17.7万坑位费砸向直播带货,期待值自然不低。然而如果不是因为维权,他都不知道自己陷入了一场中介陷阱。

根据他提供的聊天记录,9月27日,万强通过“北上广供应链达人对接群”添加了玖钻珠宝的一名工作人员为好友,他表示可以对接谦寻签约主播呗呗兔的合作。虽然最后没合作成,但双方由此建立了联系。这让夏飞对万强与谦寻的关系一度深信不疑,他表示,双方在电话交流时,万强也曾表示过是谦寻员工。“后来又说是前员工”,夏飞补充道。

“过了一个月,他主动跟我联系,说胡杏儿那边在招商,是直播带货首秀,公司力捧。我们看又是明星,又有谦寻,就谈起来了”,夏飞表示。

据夏飞描述,万强开出的条件是有吸引力的。首先是费用方面,胡杏儿直播半小时坑位费17.7万+佣金20%,邮寄15个商品(暗示有机会带货15个商品);其次是销售额,至少能带来120万。除此之外,万强还拿出了行业头部公司谦寻这张杀手锏:胡杏儿与谦寻正在谈签约的事。

图片

商家与万强的聊天记录  来源 / 受访商家提供

这张杀手锏对商家极具杀伤力,谦寻旗下拥有淘宝一姐薇娅、吉杰、林依轮等多位头部主播,实力雄厚。“本来开始说可以上15个品,后来说半小时播不了那么多,一路减少到了五个,我想着后面还有谦寻,薇娅在我们心目中已经神化了,少上点品也没所谓了。我问最坏结果,如果播不好怎么办?他就给我发了一些快手、抖音还不错的主播,说这些人给你补播。”夏飞说。

紧接着,对方就开始催款了。夏飞说,“一直让我们把钱打过去,说胡杏儿一个品就30万,给我们沟通了17.7万,不打过去就不上品,我们第二天就把钱打过去了”。

不过,在签约的时候,夏飞察觉出了异样。合同上出现的签约公司是登顶文化,不是谦寻。天眼查专业版显示,登顶文化成立于2020年8月19日,位于浙江杭州市余杭区。

“我问他怎么不是谦寻,他说他们公司是谦寻旗下负责招商的,谦寻是运营团队,老板是他们股东”,夏飞对深燃回忆,“他还说登顶文化是胡杏儿这一次独家招商的公司,老板关系特别硬,之前是抖音直播负责人,呗呗兔签约谦寻就是他搭桥的。”

图片

商家与万强的聊天记录  来源 / 受访商家提供

之所以没有过多怀疑,是因为夏飞之前也碰到过类似情况。

“我们也没有办法去确认关系”,夏飞表示,“有一些中间渠道的人会去跟人打招呼,说‘人家问我身份,你就说我是你公司的’,我碰到好多中间人是这种情况。”

图片

商家与登顶文化签约合同  来源/受访商家提供

但最糟糕的情况还是发生了。11月22日抖音直播当天,胡杏儿人气不及预期。“我就开始录屏,晚上9点45分开始,到10点03分就播完了,只有18分钟,但合同上写的是半小时。最后销售额7万多。”事后,夏飞联系万强,双方协商了一场补播。夏飞称,不是之前说过的抖音、快手主播来播,补播效果也不理想。

再次协商无果后,夏飞和老板开始了维权。“胡杏儿一方一直在积极沟通,但跟我们签合同的登顶文化,直接不配合。好多朋友都说没有办法,直播带货行业就是这个行情。”他有些无奈。

截至发稿前,夏飞仍然没能得到明确答复。

谁来为低ROI负责?

对于这场直播带货罗生门,深燃进行了多方求证。真相浮出水面的过程,也是见证行业乱象的过程。

“我们也很讨厌这些骗子,这不是我们第一次遇到被冒名的事”,谦寻工作人员向深燃澄清,和商家对接合作的万强,不是谦寻的员工,也不是前员工,明星胡杏儿也没有与谦寻沟通签约的事宜。“估计商家把他当成我们的中介了。但谦寻没有任何中介和代理,我们都是自己选品,就怕中间环节出问题”,他强调。

谦寻无辜卷入,那么事件中的其他方呢?

直播并没有给出任何关于卖出多少、坑位费多少、销售额多少的承诺”,胡杏儿经纪人王女士告诉深燃,承诺代理公司魔影文化应该达成的权益全都已经实现,“这件事跟艺人没有关系,我们就是找到专业机构合作,其他事情不过问”。

至此,又一家公司浮出水面,魔影文化又是谁?夏飞在维权过程里,才知道这才是此次胡杏儿直播的主办方。

深燃辗转联系上魔影文化,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“他们(登顶文化)是看到我们的招商海报联系过来的,我们跟登顶只是就这一个玖钻品牌签了招商合同,没有任何关系。”她表示,对登顶文化与玖钻珠宝签订的直播时长为半小时一事,并不知情。不过她未出示魔影文化与登顶文化所签的合同。

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深燃,“很多MCN机构没有供应链,接到重要的案子肯定要去谈供应链。一般会选择5-8家机构合作,这是一种合作方式”,可以理解为,登顶文化实为此次胡杏儿直播带货的中介代理公司。

上述业内人士介绍,这类中介公司,赚钱方式有两种,一种是赚取主办机构的返点费用,“一般是坑位费或者流水的10%”,另一种则是中间商“赚差价”,比如这次合作里,中间机构登顶文化在魔影文化的原基础上就增加了一定费用。

深燃就此次事件联系登顶文化,其相关负责人表示,对旗下员工万强借助谦寻与商家沟通的具体方式,并不知情。目前公司已经自费为商家补播了一场,而对于其与抖音负责人的关系,后以在出差为由,未再回复深燃。深燃随后多次尝试交流,再无回应。

“他们当然不急,只有爱惜名誉的明星,和真正想长期做这行的才会着急”,魔影文化工作人员有些无奈。

那么,这场纠纷里,谁该来为低ROI买单?

图片

涉事各方关系图 制图 / 深燃

资深文娱律师郑小强告诉深燃,从行业惯例来看,明星胡杏儿与魔影文化存在合作关系,不直接对商家或登顶文化的要求、标准负责,魔影文化与商家也没有合同关系。根据商家提供的合同,登顶文化没能履行合同中明确的直播时间要求,构成对商家的违约,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。

不过,双方曾协商进行了一次补播作为补偿,若是在商家认可的情况下进行补播的,那么可以视为双方已经另行协商一致,登顶文化对违约行为已经做出了补救。

另外,针对登顶公司工作人员在签约前后曾作出的销售额承诺及部分暗示,基于合同里没有明确的保证、保底、赔偿等表述,商家要想维权,存在一定的难度。

有资深从业者对深燃分析,在这个案例里,主办MCN机构在筛选合作方时,存在不够谨慎的问题,而商家被合作利益吸引,在核对对方身份信息、维护自身权益上,也存在疏忽

套路超出想象力

纠纷不止这一起。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全国共有678家直播相关企业(全部企业状态)产生过法律诉讼。而在2020年,产生过法律诉讼的企业就有438家,占比高达65%。

这其中,最常见的套路是,在合作前承诺ROI,骗取商家的合作,在直播效果不佳后,就玩起失踪。类似于胡杏儿直播事件的套路,在行业里也常出现。没有主播、没有运营人员的皮包公司两头“骗”,靠对接资源就赚得盆满钵满。

即便作为行业的资深从业者,集淘市场总监任汐颜也曾被套路过。“有些工作人员离职后,自己注册公司,还会打着我们公司的旗号,拿着我们家的主播去谈合作。敲到商家后,又找到我们说承接了品牌的项目合作,又把商家对给了我们。到底收了商家多少钱,我们不知道,怎么承诺的我们也不知道,结果效果不好,商家就出去说集淘主播不卖货。”这让她深感无奈。

这还不是行业骗局的全部。

行业里还有从业者,假借头部主播、公司旗号虚张声势,骗取商家信任。雷风所在的MCN机构专注明星直播带货,之前遇到过让他至今都觉得匪夷所思的套路,“一个公司说我们将做的一个明星直播是他们主办的,还拿着这个跟抖音谈流量、谈权益,跟商家谈合作。我们完全不知情,都不知道哪里来的公司,目的是什么,只能发律师函了”。

任汐颜的另一段经历更是让她哭笑不得。之前他们公司合作的品牌方与薇娅合作,她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推广海报,没想到几分钟之后,她发出的内容出现在了另一个人的朋友圈里,对方以她老板的语气加了几句话,表示“作为不靠谱的领头人,618能给的支持就是为团队打call”。

图片

来源 / 受访者提供

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加了这个人的微信,翻了一下对方朋友圈,“全是关于李佳琦、薇娅的合作信息,我马上留言问他,您哪位?他就屏蔽了我”。

图片

来源 / 受访对象提供

空手套白狼的套路还有更多。食品商家冯小强遇到的MCN机构,“跟我说ROI保3,收我2万块,帮我安排4个主播,然后我付好钱寄了样品,到了直播当天,一个主播都没看到,最后没播。”后来冯小强天天电话催,向对方催了几个月,对方才答应退款。

即便是有主播资源的MCN机构,按照合同规规矩矩完成了直播,刷单、退货等手段也随处可见。

这其中还有在合同上钻字眼的套路。由于直播带货费用一般由“坑位费+佣金”构成,而佣金一般由销售额X20%计算,合同上规定的费用计算基数,是“直播成交销售额”还是阿里妈妈后台为准的销售额(囊括退货情况),就有很大差别。“如果是按直播成交额来算,那MCN或主播刷单拉高销售额,多赚一点佣金,后面又把货退了,商家的损失会更惨重”,一位业内人士表示。

商家王宏一直对直播带货很谨慎,只做纯佣的直播带货,但还是被坑过。他一般通过阿里妈妈等官方平台对接合作,因为平台会根据刨除退款后的实际情况来计算最后佣金,“我遇到过合作方以在平台上结算、平台会扣税点为由,要求线下私下结款,结果对方把钱收了,就开始退货了”,他说,这个行业,“真的防不胜防。”

逃离MCN机构

为什么套路MCN机构这么多?

这是行业极速膨胀带来的负荷。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,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我国有5.7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“直播”的相关企业。2019年我国新增相关企业仅6300余家,到了2020年,新增企业数量超过了4.4万。

赚快钱的人实在太多了。

这是一个自上而下,涉及各环节的难题。比如明星方,一位行业从业者告诉深燃,中介MCN机构的出现,也和部分明星本身就没想要对商家负责有关。“不然就直签合同了。有的不想直签,就是为了避免风险。”据她介绍,行业里存在的现象是,有明星让亲戚朋友成立中介机构签合同,就是为了出问题可以撇开关系。“为什么不对供应商做一个筛选?为什么不查看合作中介方的合同权益?是真的不了解,还是为了捞一笔就跑,有本质不同。”

即便是正规MCN机构,同样存在问题。“他们的任务,也就是把坑位快速卖出去,不会给品牌、商家做分析,也不会考虑适不适合商家”,雷风表示。商家王宏告诉深燃,“其实主播看到喜欢的、认可的商品,也愿意做纯佣,但机构媒介为了提成,一直往付费模式推,导致很多合作也谈不拢。”

行业流动性太大,也让黑中介有机可乘。任汐颜告诉深燃,“在这个行业,两三个月跳槽一次都是很正常的现象。只要有商家资源,在哪家公司都可以做,在一家公司待半年都算是长的了”,这其中滋生的套路是,“比如有的人确实在谦寻待过一个月,然后离职了,接着就开始打着在谦寻工作过的幌子收割”,她经常在朋友圈看到谦寻的工作人员发辟谣贴,“谁谁谁离职了,大家擦亮眼睛”。

一定程度上,商家的侥幸心理也助长了中介的气焰。以李佳琦、薇娅两大超级头部主播构成的直播带货行业,资源高度聚拢,滋生出灰色收益。

“这个行业确实有关系硬的中介,比如他就是和头部主播的商务关系很熟,商务可以先不理其他商家消息,就先回这个人的消息,他就明着跟你说,抽5%佣金给他,可以插队。其实选品团队依旧会照常考量商品好不好,不一定能上,但流程就可以快很多。”在广告公司负责内容营销的重山,之前就遇到过一个头部主播商务,半年才回复他的消息,“你说这怎么办?”

“一般商家被骗,有两个原因。要么太不聪明,要么太贪婪”,他说,明星直播带货翻车事件频出,有商家绕道而走,而有商家仍报以“品宣+带货”的期待,“这其中有赌博的心态”。

直到现在,仍有商家对直播带货带有不切实际的期待。对接明星资源的老张说,做直播带货几个月以来,他已经把之前积累的品牌和商家都得罪光了,“一场直播都想要几百万的销售额”,他没办法善后,做了几场后,他选择了收手。

直播带货就像是一列正在高速行驶的列车,明星、MCN机构、商家各方都争先恐后上车,唯恐错过风口,在利益驱使下,不停有人违规操作,带来纠纷。

现在,纠纷还在上演,明星损失的是名誉,商家损失的是真金白银,干一票就跑的MCN机构赚得盆满钵满。这一切带来的结果就是,越来越多商家正在逃离直播带货。

“到处是坑,我们也不想掺和了”,商家老王告诉深燃,公司现在已经在调整策略,不在直播上花费大力气。在深燃联系到的商家里,抱以这样态度的不止一家。也有相信直播带货价值的商家仍在寻觅,但他们也忍不住向深燃打听,“你能给我推几个靠谱MCN机构吗?我们已经被骗怕了”。

“现在商家不是逃离直播带货,是逃离黑心的中介”,一位行业人士感叹。

版权声明: 本文由下载铺 2020-12-09 转载于互联网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于本站联系!

文章地址: 直播带货“黑中介”割韭菜,胡杏儿背了锅 | 下载铺


金口玉言

*必填

您好,访客!有什么新鲜事想告诉大家?

发表
暂时还没评论,等你发挥!